兴唐闲人

第53章 斗技,斗妓?

类别:近代现代 作者:大叔无良 书名:兴唐闲人

    这句话着实过于犀利,牛蒡一时间接不上嘴来,便借着把茶杯放回桌上的势子顿了顿,再开口时脸上带上了自怜的神色:“可不正是。就爱上乐文小说网 WwW。LWXS520。COM我们这些整日做着笑脸迎人的活计的人,在那些大爷们眼里不就是件东西么?还香姑娘骂我不是个东西,你自己在别人眼里又能好得到哪里去?”

    还香一窒,也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掩住脸上的落寞的神色,放下茶杯时又是一脸的强硬,道:“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本姑娘半点不信你是闲得没事来找我聊家常的。牛蒡,有事说事。不说事要吵架本姑娘便陪你再大战三百回合!”

    牛蒡轻摇团扇:“爽快!好,咱们便说事。”

    还香挑眉看着牛蒡,满脸都是你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的神色。

    很显然还香还是低估了牛蒡脸皮的厚实程度,能混到牛蒡这个段位,脸皮的厚实程度已经足可以用厚不可测来形容。她对还香的脸色视若不见,就连刚才吵得天昏地暗这件都当作没有发生过,一张涂满了粉的脸亲热的靠近还香,低声神神秘秘的道:“还香姑娘可还记得什么日子就要到了?”

    还香毫不掩饰自己对牛蒡的厌恶,瓜子皮冲着牛蒡的方向直喷:“什么日子?你的小日子?姑娘我又不是你的恩客,哪会记得这些。”

    牛蒡也不生气,或者说别人根本看不出来她到底有没有生气,仍是笑得一团和气:“呵呵,还香姑娘还是那么爱说笑。难道姑娘忘了,这个月十五便是一年一度的本花街所有楼子的姑娘齐聚一堂斗技的日子。”

    还香往嘴里送瓜子的动作一顿,停了半晌才将它放进嘴里:“你不说我倒真忘了。”

    牛蒡只当她当真是忘了,道:“就怕你忘了,这本正是上门来提醒姑娘么?你真当我闲得无聊,专门来找百花楼的姑娘吵架打发时间?”

    还香撇了撇嘴,本想嘲讽两句。但伸手不打笑面人,牛蒡现在好言好语的在一旁不找事,她也就忍了,只道:“记起来又怎么样?年年还不都是老样子,各楼把自己楼里长得出挑的,或是有一技之长的送上台上去让那些爷们掌眼。完了该拿赏的拿赏,该陪客的陪客,大不了打赏的钱多些,渡夜资比平时多个两、三倍而已。更有那特别走运的,说不定就能被谁看中赎出楼去,再收了房当姨娘。呸!姨娘也就叫着好听,说白了还不是个贱妾。依我说,与其被赎出去给人当妾糟践,还不如在楼里当姑娘自由自在。那些男人以为他们花钱在玩我们,谁说我们又不是拿着他们的钱在玩他们!”

    唐鹰听得目瞪口呆,仔细想了想觉得还香说得好像也确实是这个道理。男人们花钱上妓院玩女人,自以为自己高高在上,把女人当个玩意儿糟践。反过来女人照样也可以玩男人,还能边玩边挣钱!相当于拿了你的钱顺便还玩了你。最终到底是谁玩谁,谁糟践了谁,谁说得清?只有心态一转变,结果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顿时不由得对还香刮目相看,这姑娘要不是生在隋末,而是放到现代的话,那就是一个冷艳的毒舌女王,是个男人都不敢轻易招惹她。

    “这话说得是有道理,奴也看不起那些高高兴兴被抬回去当姨娘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牛蒡笑道:“姑娘们要生活就得挣钱,要想活得更好,就需要挣更多的钱,老了才不至于没有银钱傍身。这花街斗技即便是没有胜出,就算能借着这场斗技出出风头露露脸,接下来的半年里凭着这个风头吸引客人来也是吃喝不愁,收银子收得平时多得多的不是?”

    还香道:“我向来不喜出这种风光。”

    牛蒡眼里掠过不以为然的嘲讽,却拿团扇盖住脸上的表情,道:“我知道还香姑娘不在意这些个虚的,但你不在意不代表别人不在意。姑娘们都是要吃饭要挣银子的,能露露脸,打赏的银子从三钱变成五钱,渡夜资从一两变成二两,我想谁都乐意,对吧?”

    还香不说话,她身边的其它姑娘却不约而同的都露出跃跃欲试的神色。

    牛蒡继续又道:“包括你我,天生命不好流落到楼里的姑娘都是下等人。可下等人也有下等人的心气,咱们拿手的舞技、曲艺可愿意在比试的时候输给别人?还香姑娘你怎么想我不知道,我却是不肯服气的。而且依我所见,你这百花楼里的姑娘只怕在比试这些她们擅长的东西时也愿轻易服输。不信你抬头看看她们的眼。”

    不用抬头还香也知道牛蒡说得一点都不假,是个人都有好胜之心,别的东西楼里的姑娘比不了,但这些东西的比试上谁都不愿意输人一等。更不提如果能借着这个风头露露脸,接下来的半年里不仅好处多多,日子过得也要舒心得多。

    还香便道:“这事儿我做不了主。你得去问问问苏二娘。”

    “哦哟~”牛蒡笑道:“一事不烦二主,谁不知道还香姑娘就是百花楼里的二把手,你做主和苏二姑娘做主是一个道理。”

    还香不吃她这个马屁,皱眉道:“你道底是什么意思?说明白点,别尽跟老娘绕来绕去的。”

    牛蒡眼神一闪,轻摇的小团扇都掩不住她眼里的野心,嘴里轻声道:“好!那我就直说了,我这次来的意思,就是想让百花楼和沁芳楼联手,咱们合力抢个风头!”

    还香没有马上接招,而是问道:“怎么个联手法?难道你沁香楼里还缺不够出挑的姑娘?”

    牛蒡道:“明人不说暗话。你楼里的姑娘是什么水平,我楼里的姑娘又是什么水平,你我心知肚明。平日里大家都扯得脸皮不肯认输都说自己了不得,其实说实话,你的百花楼也好,我的沁芳楼也罢,放到这花街上大大小小一百余家青楼里一比较,顶多算个二流水平。真正一流的,是怡然居、红袖阁,还有那真正应该算作是顶级的国色亭!”

    顿了顿,牛蒡又道:“国色亭我确实不敢跟它叫板。但如果咱们两家能够联手,怡然居和红袖阁我倒是敢跟它们斗一斗!”

    还香敛着眉,挥退了一群眼里散发着火热跃跃欲试的姑娘,只把唐鹰留下来添茶。

    唐鹰没搞懂她为什么会把自己留下来,以他那低成弱智的情商还巴不得能留下来听热闹——别怀疑,重生成唐鹰以后,他就是有那么鸡婆多事爱凑热闹!

    待只剩下了三人,还香问道:“别说些虚头巴脑的话,你我都清楚,能排那一线的楼子背后都有人撑着。你我只是江水里的浮萍,只能无依无根的随波漂流,也没有个依仗或是靠山。你就不怕真弄出什么风头来得罪了人以后让我们吃不了兜着走?”

    “不怕。”牛蒡笑眯眯的道:“一群女人在那里使劲浑身解数吸引男人们的眼光,正是那些大老爷们爱看的东西。再说了,像我们这样的人,都是女人,又是这种身份,这种地位,顶多只是借着大爷们想出来的名堂热闹一下,还能引起什么事端,招来什么风雨?就算是真的闹得有点过了,也是一群女人在斗气,那些大老爷们根本不放在眼里。笑话!女人能做出什么大事来?放心,顶多得罪那几大楼的女人,不会有别的问题。又不是争风吃醋,没有哪家的靠山会因为女人之间的事来强出头。”

    “是么?女人就这么不堪,什么事都做不成?”还香眼神一厉,那一抹厉色牛蒡来不及看到,唐鹰这个情商低成负数的人完全没有注意到就又她很好的掩饰住了。

    牛蒡仍在劝说还香联手,道:“试想,这么多楼平时为了招揽客人捞银子而各使手段,见得光的见不得光方式多得是,互相之间得罪的姑娘还少了?反正早就得罪了,再得罪狠点也不打紧。吵架嘛,奴从来不怕,还香姑娘还怕了不成?”

    “怕?”还香收拾了不经意之意泄露出来的情绪,又成了百花楼的一号剌头姑娘,不屑的道:“论吵架的战力,这花街上本姑娘可是数一数二的!谁要不服的话,让她国色亭的姑娘排队来跟我战,看我怕不怕!”

    “那是,那是!奴见了你也得乖乖绕道走。”

    唐鹰差点没忍住笑,这是形容浑身是剌的仙人掌,还是恶臭扑鼻的大粪?

    还香也被这句不知道是赞还是损的话弄笑了,边笑边骂道:“都被你这老货说胡涂了。成!你说,要怎么联手?”

    牛蒡大喜,终于把百花楼最扎手的还香说动了,这事几乎已经算成功。当下便道:“还香姑娘你听我细细说来……”

    这不是话本小说里常有的花魁大赛情节么?总觉得很热闹,很有趣,很有意思,想不到自己居然亲眼可以见到真实版的了,好兴奋!唐鹰忙尖起耳朵仔细听。

    刚开始唐鹰确实听得又激动又兴奋,花魁大赛嘢!跟现代的选美大赛相比,哪个更有意思?到时候会有数不清的美女可以看,数不清的优美小曲可以听,数不清的优美舞姿可以观赏,还有更多的现代已经看不到的古代仕女才艺出现,不兴奋难耐才是怪了。

    但很快的,唐鹰就听得青了脸。

    他以为百花楼和沁芳楼只是简单的联手而已,比如挑出双方容貌最美的姑娘,唱腔最好的姑娘,舞姿最婀娜的姑娘共同参赛而已。而实际上还香和牛蒡商量的东西更像是一场叫做谍中谍的暗战,她们商量的东西全是类似那种唱哪种曲子更能香艳诱惑,舞蹈的时候用那种动作更像是不经意的露出一截大白腿或是大半个酥胸;又或者用什么办法能把评选者灌醉,好让他为已方投票;再不然就是用什么办法才能不露痕迹的往敌对楼的姑娘的饮品里下巴豆汁,让她绝不能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场合……

    总之,现在唐鹰听得一背冷汗,完全想不到女人之间的战斗能猥琐到这样没下限的地步。

    再听下去时唐鹰觉得假如女人全是还香和牛蒡这种人的话,那么他已经对女人这种物种无爱了……这么猥琐的事他绝对不要掺和进去。

    而事实上,当花街斗技那一天真正到来的时候,唐鹰不仅没能把自己摘出去,还以一种更猥琐的方式掺合得更深。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兴唐闲人第53章 斗技,斗妓?》,方便以后阅读兴唐闲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兴唐闲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